春cun花fa🌸

占tag收本谢谢

收所有明右即明受文,
酒池肉林 血战喵教 风烛影深
谢谢大家了(T▽T)有忍痛割爱的超级感谢了

【坤丞】梦见你梦见我






01





范丞丞以为自己已经学会遗忘,学会怎样善待自己,学会怎样放过自己。


直到他再次见到蔡徐坤。


Ninepercent解散以后,这算他们正式意义上的第一次照面。


6年了。


他以为自己已经忘却,他与那人四目相对,笑容清浅,微微颔首,道声好久不见且好。


落落大方,丝毫没有再见前任的缱绻情怀。


像是灵魂脱离,冷眼看着僵硬的身躯,顾自做些自以为无懈可击的回应,压抑心脏深处悲恸的哀鸣。


他自走上演戏这条路后哭戏被诸多诟病,此时却不需任何情绪酝酿,像阴沉沉的天幕盈满湿润的水汽,下一刻就可以大雨倾盆。


原来不是他的演技不好,而是因为所有的泪,都氤氲汇集于蔡徐坤三个字。


哪还有别的眼泪可以流。





02



“范丞丞!你是要把自己累垮吗?都这样了还自己去接活?你是不想活了吗?!”


入目皆是刺眼的白,眼前茫茫然一片,范丞丞只觉得胃部痛的想蜷缩成一团,经纪人的声音像在瑶瑶天堑回荡,震得他大脑嗡嗡一片。


身体的疼痛却让他的神志异常清晰,甚至有些诡异的欢愉。这疼痛昭示着他还是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,并没有因为谁不在就抽去了所有的骨血精魂,只余下一个空壳。


“丞丞,你还好吗,你别吓我”


他们还在一起时,他也曾有过一次胃穿孔导致的出血,那时候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呢?着急的六神无主?还是一如既往的故作镇定?


竟有些记不得了,只记得那双眼,满满的全是自己。


不得真假,不做挣扎。


风过原野,铺了满地碎花如雪。





03





躺在病床上的日子过得异常缓慢,窗边有株桃树,小小的花苞在枝头颤颤巍巍的,露出一点点的粉色。春风轻薄,阳光和煦,安稳静好的让人心里绵绵软软。


只是回忆时不时露出头来,将那花苞变成鲜血被冲淡的浅红,岁月变成铺满碎玻璃的路,再温柔安静的时光,也变得鲜血淋漓,辗转反侧。


范丞丞曾千万次地想过,如果早知道这个结局,还是否愿如此赴汤蹈火走这一趟。


后悔吗?


悔年少轻易放手,悔情话未说完,悔再梦醒无人相伴。


如何不悔?


怀中仍留有温度,便将青春还与他,换这场波澜壮阔又怎样?


如何悔?


17岁那年坐在台上,回头一望,猝不及防闯入谁的侧颜


他想,命中大抵注定如此。


注定了他们的相遇,注定了告白之后又告别,注定遇见以后又再见。


便随风去吧。





04





卧床的时间一长,便会忍不住回想起以前的事情,二十几岁的人生厚度不过如此,蔡徐坤占了波澜壮阔的大半书页,回忆起他的次数便愈加频繁。想起初见时,那时候的他们,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无坚不摧,总有一天会看到梦想在荒野上开出千树万树的花。


大江南北的练习生们,从白雪皑皑的东北,天地苍茫的西北,温柔如水的江南,樱花繁盛的西南,义无反顾不回头地来加入这个大厂,孤身一人,跨越了大半个中国,坚定又不回头地走向自己的梦想。这条路走下去有多辛苦,他们心中清清楚楚,只不过梦想在心中万般留连,便也就心甘情愿逆着光行走。


那时候的他和蔡徐坤呢?


忐忑不安,如履薄冰,大概就是他了。大家都觉得范丞丞皮孩子一个,每天笑嘻嘻的是大家的开心果,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,如何不愿意听到自己姐姐的名字,如何害怕听到那些流言碎语。便装成没心没肺的不在意模样,才能在笑闹中掩去眼角的红痕。


他都懂,懂大家表面和平下的暗波汹涌,懂派系间小团体的竞争,知道明明互相憎恨却在媒体前拿出了好兄弟的某某,知道深夜里洗衣房储物间里的啜泣。也知道,大家对他的若即若离,总有些嫉恨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入他的眼底。


他装成不懂,有玲珑心的小孩,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心包裹好,假装无坚不摧。


他不能示弱,他不能露怯,他不能再哭。为了姐姐,为了家人,他必须无往不胜。


蔡徐坤呢?


范丞丞用力想了想,记忆里的蔡徐坤面目模糊,最鲜明的是初见时他回头,坐在后排的人愣怔了一下,发现了他探究的眼神,眼神明亮,一笑生花。


大概从那个时候就沦陷了吧。


后来,他们不知道怎么快速地熟稔了起来,可能是那一笑,也可能时因为自己特地装作买多了递给他的零食,也可能时自己傻乎乎地一直粘着对方叫老大。


蔡徐坤能走到那个高度,或许有几分天赋的因素,但是和他的绝对自律与非人努力是分不开的。而就是这样一个人,会不顾自己的热量摄入限制,陪着减肥的自己偷偷溜出去开小灶;会愿意陪他度过那些带着眼泪涩味的深夜,在自己难过时轻轻摩挲自己后颈,像是安抚不安的猫咪;会因为抢了自己的C位,忐忑不安地在门口等自己,打了半天的腹稿却只能结结巴巴地憋出一句对不起。


范丞丞伸出手轻轻摸上自己的后颈,温暖柔软,仿佛还留有蔡徐坤手掌的温度。霎时间回忆汹涌而来,眼眶胀痛发涩。


“老大,我好想你,很想很想”


他的声音很淡很淡,像是年久失修的墨痕,却有人精心收藏置于画中。


有一双手抚上他的黑发,轻轻揉搓,指尖绕过耳廓,稳稳的握住了他的后颈。


“答应我的好好照顾好自己呢?丞丞”


来人俯下身,在他耳边一字一顿说,熟悉的声音低缓沉稳,温柔如水,热气呼出打在他的脖颈上。


“老大,你”范丞丞觉得自己的声音几乎称得上哽咽,这一切太不真实,是近乡情怯的仓惶。“你怎么来了”断断续续期期艾艾。


6年的思念封存成冰,此刻全数化成了水,成了汪洋,满溢着,汹涌着。





05





蔡徐坤语气凶恶地训斥了他的小孩几句,便败在了范丞丞湿润无辜的眼神中,怒气是虚张声势的纸老虎,一戳就破,下面皆是满满心疼的真相。


他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,在病床前坐立不安,拉着护士询问各种注意事项,事无巨细,恨不得以身相替,惹得护士笑言产房外的丈夫不过如此。


蔡徐坤和病床上的范丞丞相视一笑,两个人都悄悄红了脸。


爱而不得大多是一厢情愿,两情相悦本该就是喜剧剧本,后来就是安稳静好的相伴岁月,即使偶有暗涌,也执手对视一笑。


他们携手走过时光长廊,便足够。


后面的路异常的顺利,他们住进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公寓,刚刚够盛放彼此的爱意。没有通告时就哪也不去,挑一部电影,头抵着头窝在沙发上,剧终时彼此交换一个吻。或在某个清风和煦艳阳天抵死缠绵水乳交融,从卧室一路疯狂到阳台。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模样。


蔡徐坤顺利转型成了实力颜值皆具的三栖巨星,范丞丞也攀上了演艺界的高峰。


他们在一次颁奖会上十指相扣,中指上的戒指曜曜灼目,台下的人或惊讶或明了,他们已经站的足够高,彼此间互相支撑的铠甲也足够厚,便有勇气站出来,直面冷枪暗箭质疑谩骂。


想要告诉所有人他们如何是天生一对,想对全世界宣读他们的爱。


范丞丞看着台下的姐姐哭倒在姐夫的怀里,满头白发的妈妈双眼含泪地拍红了双手。


携手走上前,鞠躬,退场。


不顾身后漫天风雨,紧握双手,便不惧。





06





像是逃出家门的罗密欧与朱丽叶,离开会场的两人手拉手便来到了游乐园,三十几岁的人了,做起那么幼稚的事情来也得心应手。


范丞丞兴奋地跳来跳去,从旋转木马一直玩到摩天轮,因着是周末,他们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竟然也不显得显眼。他买了一对动物头饰,硬是把那对狼耳朵套上了蔡徐坤头上,煞有介事装作惊慌摸样“啊!狼先生,不要吃我,我是只可爱的小兔子!”


头上的兔耳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,蔡徐坤忍不住伸出手揉成了一团乱,又将他家小孩抱在怀里拖着往前走,“哼,今晚你这只小兔子就是我的晚餐了~”下一秒嘴里就被塞了只甜腻的糖人,还带着怀里小孩口腔的余温。


忍不住俯下身来,唇齿相接。


唇瓣相碰的瞬间,周围的喧嚣繁华都远去了,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面前微笑的容颜,还有唇上细微的感触。


有烟花绽放在他们身后的夜空,绚烂如坠落的星火,梦好的如同梦境。


灯花粲然,照一双人


他们的吻很轻柔,像是海浪亲吻着阳光,嘴唇描摹着熟悉的曲线,慢慢一寸寸的吻过去。唇齿交缠,拥抱轻柔却有力,不激烈,不痴迷,梦一样轻柔的吻。


月光温柔到让人害怕,游乐园旁的咖啡厅不知谁奏起了梦中的婚礼。


不是没有遇到过挫折,只有凭借着彼此的感情才能支撑着相依相守。


无数的浮光掠影都远去,转身,灯火阑珊处,有人仍在原地,笑意盈盈。





真是,太好了。





07





“范丞丞,换水了。”护士的声音飘渺似从另一个世界传来,刺鼻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
消毒水?蔡徐坤不是刚刚出院了吗


”蔡徐坤,都怪你昨晚……都一把年纪了……“


深梦的恍惚感褪去,蔡徐坤?他想说的是下半句是什么?怎么突然记不起了?


头痛欲裂,他忍不住捂住头,却控制不住去回想,直觉是一件极为的重要的事情要被忘记了。


他和谁明天要去过金婚?


如坠冰窟,像是从头到脚被一寸寸冰封。


他突然记起。


他已经失去蔡徐坤很久了。


两个人六年间唯一的交流,不过就是前些天那句问候。





想大哭,想要歇斯底里,张了张嘴却是失声。


呼吸都困难,在这温暖的三月唯独此处寒风冽冽大雨倾盆


低头咳出满手艳丽的鲜红


他想扯动嘴角露出个笑容


却有春风拂过脸颊,面上一片冰凉。


他想,胃穿孔真痛啊


痛到眼泪忍不住大颗大颗落下来。





08





最痛不过梦见你,又梦见我


醒来后,没有你,便也没有我。














谢你赐我好梦一场,漂泊陈言尚有余温,泼落荒凉前岁


谢你予我梦后余温,暖我半生孑孑独行,怎奢求你记得。





END





太晚了就结尾了,很匆促请别嫌弃0-0

【昊丞】微澜

月色溶溶夜,袅袅杨柳风,天是好天,夜也是好夜。

偏有不测风云,霎时间密密的细雨如丝如线,带着暮春的微凉,斜斜的从天幕而落。

花朵贪恋枝头,摇摇摆摆不肯坠下,却是惜春春去,满地落花雨。

春雨宜读书,夏雨宜弈棋,不过是些日长轻缓的消遣,如此,才能安然度过那些无味漫长的岁月。

范丞丞面色清冷,白袍一身立在那里,斜风细雨中,凉若春水,冷若寒潭。仿佛划地为界,如隔凡尘。

一转眼,已经一年了。

这不是梦里软雨春花隔江相望的江山故地,月光下,再也没有什么风雅的流风响泉,园中杂草丛生,满是经年的斑驳,落花坠入泥中,再无踪迹,像是在嘲笑他多余的柔软心绪。

身为他国质子,便似那琉璃宫灯,自顾尚且不暇,怎么有资格去怜惜这一地落花,更何况,在很多人眼中,他且比不上这一地殷红吧。

轻叹一声,垂首敛袖倏然起身,拂落一身花瓣纷纷坠落如雪。

便似这花,由人不由己。

 

今日是三皇子黄明昊的生辰,范丞丞心下明了,三皇子素日里并不好相与,因着长相稚嫩喜欢甜笑,看上去一团和气,但这只是为了掩盖他俊美皮相下的灼灼野心。不过,这一番便是鸿门宴,他也必须到场。

质子请辞,托病不出,人之常情,本可以一笑而过,他原想在小院安静呆着,远离宫灯辉煌的别苑。

 è‹¥æ²¡æœ‰é‚£ä¸€åœºå¶é‡ã€‚

 

几日前,在浣衣坊洗净衣裳的范丞丞低眉敛目快步走回小院,有段水上长廊仅仅用只容一人通过的石板小路与两岸相连,宛若平静水面上凭空一朵盛开的牡丹,巧夺天工,但这也意味着,他必须路过三皇子的别苑。

范丞丞屏息敛声,想要快步走过这一段,步履匆忙间却瞥见回廊转角处有下人引着一位锦衣的公子缓缓而来。沉重的夜色里借着前人手里的一盏摇曳纸灯,他心下一沉,只望见月光细细碎碎勾勒出来者明朗的轮廓。
他步子并不急,一步一步走得真切,明灭光影里袖口拂过廊边一树春花,满地落英。
许是不经意,却又偏偏恰到好处。

范丞丞微低下头与他一行人交错而过,黄明昊擦身时刻清晰地闻见一点点香气。不知道究竟是宫女添香而染上的余烬还是他所掠过的微风,只看见范丞丞不言不语低眉顺眼,洁而白的雪肤,薄而淡的水唇,手腕垂在衣畔,清瘦而美好,露出于锦袍的袖口外,隐隐还透出内里一截通透的雪色衣衫。夜深风大,越发显得纤细清瘦不盈一握。

“范公子,许久不见。”

可能是夜色太温柔,也可能是香气太撩人,素来明哲保身的黄明昊,突然开了口。

蓦地惊闻有人唤他。

范丞丞抬头看去,见黄明昊斜倚在白玉廊柱上,一袭银蓝锦衣,少年眉目黑的惊人,睫毛像是两盏小扇子,垂落眼前,正握着把折扇,似笑非笑地凝视着自己。

“参见三皇子”

他们上次见面还是在两国国宴上,身份相当的皇子置酒举杯,相谈甚欢,这一别,已是罪臣加身,沧海桑田,世事皆变。

他们离得只有几尺远,却像一个在桥上,林叶瑟瑟。一个在桥下,寒雨连江。

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å¤©åœ°ä¹‹é—´çƒŸé›¨æœ¦èƒ§ï¼Œç¼ ç»µæ‚±æ»ï¼Œå¶æœ‰è½å¶ç¢ŽèŠ±éšç€æ¸…风飘摇而下,纷纷扬扬吹落在二人之间。

最后是黄明昊笑出了声,带了些捉弄:“一别经年,范公子还是风华如初。”

范丞丞也几乎是同时冷冷开口:“三皇子若无事,臣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黄明昊冷眼看着范丞丞卸下了一身傲骨装作无害的样子,往日清冷孤傲的双眸,氤氲朦胧的湿意,只余一袭白衣湛然胜雪。

黄明昊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范丞丞时,他那一双眼眸。清、冷、亮,透着三分淡漠、一份凉薄。上扬的眼角平添了两分皇家的威仪,似给那份淡漠又附了层金光,愈发的给人以疏离之感。可当他垂下眸子,那如羽扇似雀屏般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时,似乎有流光一点一旦从那眼睫中渗出,汇成一条银线,顺着那维扬的眼角如墨般晕开。

现在身前的范丞丞,低眉敛目温顺异常,可黄明昊看到了他温顺外表下的冷漠孤傲。

这个人,从来没有变过呀。

黄明昊突然想知道,若是香兰泣露,雨湿寒梅,芙蓉照水而怜,细蕊离枝而颤,该是怎样的一番人间惊鸿。这般细腻白软的皮相,就该在床笫间被细细摩挲抚摸,看他的眼角添上红痕,看这繁冗白袍变得凌乱不堪,这修长白皙的脖颈布满吻痕。

垂下睫毛,掩住眼中神色纷繁,黄明昊勾唇轻笑:

“三日后别苑小聚,丞丞一定要来啊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本来想写福西西,结果写成了范泽言。(难过)


本意是all丞。。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的那么慢,可能是工作摸鱼比较紧张。TvT



【邦信】终朝采蓝

之前写的,脑洞韩跳跳和韩信互换了。_(:з」∠)_韩信为韩跳跳,韩重言为兵仙本体



柳拂御街明月,莺扑上林残雪。

春日将近。

 

韩信在发呆

院子中有株长势歪斜的树,不偏不正遮住一半的日光。木窗显出经年摩擦过后的光泽,一切都透着熟悉的陌生。

任谁到了一个只在背景故事里面了解过的世界,都会茫然失措。

即使是自己的背景故事

这是他的设定,山河纵横三万里,一战光寒十九州,兵仙韩信。

对于王者峡谷的韩跳跳,这个故事,不过是一个故事罢了,即使夜来梦转之时,总是望见那逼仄的窗棂,冷笑的女人,不见天不见地,不见君的绝境,但也终究不过是梦境罢了。

很多事是白纸黑字无法详尽的,而更多事情,非但无法详尽,连惊鸿一瞥都无可能,传奇或许能被人铭记和称颂,但是成为传奇,本身却绝非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。何况是那些,杜鹃啼血般悲凉的传奇。

韩信无奈的用手盖住脸,虎口处被武器震裂的瘢痕却进一步提醒了他,这双手已经不是峡谷里不食五谷的韩跳跳白皙修长不沾阳春的手了,在那个游戏里面,战斗是他的本能,武功是他的天赋技能,无需寒冬酷暑,拿起那枪那剑,峡谷便是他的天下。

现在呢?

这个季节的风太过和煦,韩信有一瞬间的楞怔

清风笼袖,今夕何夕。

到底是庄周梦蝶,还是天意弄人?

 

还没等韩信适应几天,南面就传来了一个消息,陈豨反了。

听说刘邦在殿内砸碎了满地的琉璃瓷器,夜夜生光

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钟室之死的读条已经接近尾声,韩信还是决定去见一见刘邦。

哦不

见一见,汉高祖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刘邦最近觉得韩重言很奇怪,神龙见首不见尾,恨不得每日闭门谢客连那一点点小尾巴都藏起来。红色的大马尾也被放了下来,平平整整挽成发髻,白色玉冠置于头顶。

最奇怪的是望向他的眼神,眸色深沉,似是寂寂寒夜,潇潇夜雨,孤执中而透悲凉。

峡谷众人的眼神明晃晃地写满了八卦:刘老三你是对跳跳做了些什么,刘老三你怎么能始乱终弃!

俨然一副年度大戏围观姿态。

在张良也按捺不住,言语模糊地过来打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后,刘邦终于忍不住冲进了韩重言的居所。

“韩重言你说清楚啊啊啊啊,我仓鼠球给你的关爱不够你就直说啊!我不是不想传你,我是实在跟不上你啊!”

红发的人眉眼冷漠,抬头斜睨了他一眼。

刘邦忽然就泄了气,委屈巴巴地说:“雏儿,你开心点好不好,你想吃什么,我都给你买。”

韩信的动作不变,依旧仔细摩挲着怀中之剑,只有他自己才知心中的波涛汹涌,惊天骇浪。

雏儿。

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淮阴侯的书房极为干净,韩信屏退了下人,在这趟前途未卜的进宫之行之前,他突然想看一看这个惊才绝艳命比纸薄的自己,仓促的一生。

书架上放的全是兵法,大部分被翻得已是七零八落,破旧的封面,起毛的里页,密密麻麻的小楷,有几本还浸了大半的血迹。

”啪 â€

一个手掌大小的小本从韩信自著的兵书中抖落出来。

暗花雕纹,小巧精美

韩信愣了愣,这个兵仙,似乎也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愚忠无趣。

不曾想竟能得窥兵仙此生的情仇爱恨。

第一页只有几个字:

至于信者,国士无双。子房还是有点眼力见的,哼。

笔画肆意潇洒,游龙舞凤。仿佛还能看见落笔之人那时剑指天下的锋芒,也有些少年得志的轻狂。

第二页字迹凌乱:

为什么这么对我,为什么,为什么?你真的……

第三页更是不知所谓:

你以为我要的是什么?天下?我此生的爱恨贪嗔,仅系于一人之身,为什么你,不信我,不信我……

中间的部分不知被谁撕去了。

仅剩的几页倒是回复了之前的工笔整洁:

他们问我为何不反,说功高震主,赏无可赏,势必杀之。说天与弗取,反受其咎;时至弗行,反受其殃。

我都懂,飞鸟尽,良弓藏。我怎能不懂。

但我笑着回他,说你登拜将台,授予我统领三军之职,斧钺征讨之权,你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,言听计用,封我三齐王,说你不会杀我。

说的我自己都快要信了。

韩重言,你真是可笑。

我现在却还在想,在我死之前,你会不会,再叫我一声:雏儿?

韩重言,你真是可怜。

像是一个惊天的秘密炸裂在胸口,韩信倒退几步方才站稳。

故事里的人自以为退避三舍便能换得他的信任,他曾经以为杯酒释兵权就能够再看到那个君王眼里的温和之色。

韩信突然怀疑,另一个自己,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自己。

是不是本就期待死在刘邦手里,期待他不可启齿的秘密,终结在故事的另一个人手里。

就此合棺。

碧云停驻,谁被触动了往事。


【信白】月下欢(PWP车)

今天第一次上了游戏头被打爆的小可怜写的车,看在我被对面锤的那么惨的份上,求安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者峡谷的众人今日都有些心不在焉,尤其是李白。

赵云蹑手蹑脚地走进草丛中,却发现这方小天地早已蹲的满满当当的,连顶着纯良精灵外表的孙膑也眨了眨湖绿的眼睛,面面相觑。

脸上微红,继续偷窥。

这是韩信第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早已听说这韩重言是李白一手带大,宝贝得很,素日里藏着掖着恨不得一片衣角也不让众人窥见

啧,怕谁不知道有奸/情似的。

单身的几人撇了撇嘴角,心中已走过百转千回。坚决不承认想把这碗狗粮扣到李白光风霁月一派淡定的脸上。

要不是打不过……啊呸,要不是深厚的友情……

呵,就装吧你,青莲剑剑鞘都忘记卸下了。

 

 

 

夜深千盏灯,春光无限好。

“阿白”少年的音线低沉中尤带稚嫩, å°¾éŸ³ä¸Šæ‰¬å¸¦ç€äº›æ’’娇的鼻音“我今日拿了好多人头呢”一双寒星似的眸子湿漉漉的,简直如同一只大型犬在撒娇求抚摸。

温热的鼻息扫过,李白的气息也有些不稳,却仍微微挑起了眉:“那又如何?”他轻轻抓住了韩信脑后的发丝,把那恼人的甜腻拖开,直视着对方明亮的星眸,“你可以去睡觉了……”



车



李白面上阴沉似水,身上每一处的酸痛都在昭示提醒他昨夜发生了什么,再也无法维持往日清浅笑意,咬牙切齿一字一顿:

“韩重言!“

闻名王者峡谷的不平等条约正式宣告签订:“以后红蓝BUFF全都归我!“

韩信目光闪烁,眼中满是狡黠:“好~”

“BUFF归你,你归我。“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即将进入疯狂补稿状态,山高水长,来日再见【??????


【信白】白首还归去

前面的废话:因为没有玩过王者荣耀,所以全凭印象中对李白和韩信的印象,巧合的是,他们是我最喜欢的几个历史人物之二。

李白,杯酒间便能窥尽天下。他说人生得意须尽欢,四海随意家,他说一醉累月轻王侯,不负此年华。

游蜀道,入金陵,出长安,明朝又天涯。失意之时便乘云沐彩霞,长剑挑尽人间冷暖世事,他本该是剑仙。李白不应属于大唐,不属于那盛世,他是天上仙,是水中月,唯独不属于人间,他抱月长眠,又有谁能说,他不是归于天上楼台宫阙,真正的应在之处呢?

 

韩信,萧何的八个字足以概括他的一生:”至于信者,国士无双“

天妒英才,过刚则折,世事弄人天意难测。26拜将,27岁灭魏,灭赵,灭齐。29岁十面埋伏,项羽自刎。栋梁自诩,心雄万夫。天下之家,能如信者,能有几人。

他有傲骨,有坚忍,胯下之辱一笑而过,却不屑于樊哙等人相交。他该是骄傲的,睥睨间便能指点江山,千军万马间从容笑谈,国士无双。有种人活着就是为了创造英雄的业绩,能忍不可忍,能行不能行。

他死后,刘邦且喜且怜,喜的是去了心腹大患,我却觉得他怜的应是这天下,再也没有此英雄人物。

司马迁曾叹息,假令韩信学道谦让,不伐己功,不矜其能,则庶几哉。

韩信的骄傲不允许他低头,他的一生本就是最伟大的永恒之光荣,已得其所,其又复何恨焉?

我若朝露降人间 å’Œé£Žæ¨±èŠ±éšæ˜¥è°¢
常畏此生不逢时 æ‰å ªç»çº¶æ— äººçŸ¥
倘遂逐鹿英雄志 èº«æ­»åè´¥åˆä½•å¦¨
最惧百年归逝后 ç«Ÿç„¶å½“年人不识

这样的两个人,想想竟有些莫名的相配。同样的自矜自傲,同样的惊才绝艳,若是相遇,该是惺惺相惜的。

写他们两个人的同人,虽然是被迫的,还是很开心。比起游戏里面的韩信李白,可能OOC可能不在一个次元,但是他们在我心里,便是如此。游戏里的设定,等我抽空去玩玩再看=-=

这个是闺蜜的第二个脑洞,平行世界,背景韩信师从剑仙李白。

 

 


正文:

春日融融正是四季无双之景。

窗外一树碧桃正好,浸润了春景佳时,三四月的风神秀骨开得肆无忌惮,

一人立于檐下望向窗外微微出神,若有人在,必能认出这是闻名天下的剑仙李白。

面上丰神俊秀,波澜不惊,李白的内心却是五味纷杂。去年便是此时此檐下,有人取些花瓣笑得温良似玉,眼中满溢他一人的身影,不可逼视的满满情谊,笑问"师尊,可曾尝过桃花的滋味?"

他是怎么回答的?似乎久远的连实力独步天下的剑仙也记不清了。

他便如受蛊惑点了他指尖的些许碎花,轻轻含入了口去,摇首而言,"苦涩。"眼见着韩信的眸子一点点亮起来。

后来呢?后来便是现在了,他最得意的弟子,天下皆知的少年将军,要结亲了。果然是年少轻狂。

李白此生不识疾苦不懂贫乏,剑术卓绝笑傲天下,高坐云端望那人世险恶。此时望向那株明媚碧瑶树,却像苦进了心里,能将那千山夜雨都一朝蒸发尽了。微微垂下的眼睫洇开的清净琥珀光影,眼底却有风雪阴霾不散恍然入了魔魅。

不染尘世的剑仙李白,对自己的徒弟动了心,谁人能信?

 

明日是荣耀城少年将军韩信的定亲之日,天下各路宗族门派均派人前往恭贺。

未来过荣耀城的门派子弟,也听过不少与之有关的美谈。如荣耀城是如何从当年的寥寥数人逐渐步入鼎盛,剑仙李白又是如何的独步天下,仙姿出尘,这位少年将军又是如何的年少有为,杀伐果决,当然最为人所乐谈的还是他与最近新娶的那位夫人的逸闻轶事,听说是一见钟情,神仙眷侣,天作之合。

不觉间已接近正午,各路宾客按次入座,寒暄交谈,主事的门派高层见韩信仍是不见踪影,心中暗暗着急。剑仙李白不理世事修行多年,众人皆已习惯,只是韩信早该出来接待宾客,这会香已添了几许。

忽听座下有人道:“久闻剑仙李白,于剑术之道天下罕有能出左右,今日不知是否有缘的见。”想来是有人见不到那位闻名遐迩的少年将军,索性就夸起了剑仙。随即有人附和道:“掌门说得是,那句‘皎如玉树临风前’可是世人皆知,我这里有天山雪水所酿百年陈酒,今日奉与剑仙阁下,愿搏其展颜一笑。”

四下顿时一片溢美之声。

又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宴会主角才姗姗来迟。韩信一踏入厅堂,众人便觉眼前一亮。

剑仙首徒生的出人意料的俊朗,剑眉星目,犹带着青年人的朝气,满头银发用玉冠束起,配上额前金饰,端得是风流潇洒,一身银色铠甲劲装,越发显得身材颀长,英武不凡。

难怪满室的女儿家都羞红了脸,只拿眼偷偷去瞧。忍不住与宗派长辈嘀嘀咕咕,面上皆满是倾慕之色。

可惜人家将有妻室,据说还是位“倾国倾城貌””两相厮守的“

韩信落落大方得落座,举杯向满座来宾道谢,言语得体,举止得当,没有半分慌张羞愧之色,对一片奉承逢迎之辞也是礼尚往来,不卑不亢,颇具大家风范。是以众人的目光更加惋惜。

 

天地之灵秀极而见清绝,钟灵毓秀蕴于一骨之中。

殿前觥筹交错,银发素衣的剑仙却坐在檐下独自饮酒,醉眼间望花中来去夜萤,那晕染水墨一般的景色,从不醉酒的李白却觉得自己已醉得似在梦中。他实在是看不分明,头晕目眩得厉害,犹自强撑。

一步一步,从宴前回来的韩信慢慢向他走过来,看到李白醉眼朦胧,水光潋滟,眼角隐约的湿痕,重瞳深重不似往昔,脚步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。

李白收拾面上的表情,微微笑起,云淡风清。努力想要在爱徒面前维持剑仙悲喜不惊的形象,一如既往。却不知夜露深重沾了一身通透如洗,白衣勾勒出曲线的自己,有多狼狈,以及,诱人。

韩信恨死他云淡风清的模样,也爱极了他尤自强撑的样子。

 

长门灯火,九陌香风,远处有歌女在唱 â€œåŽ»å¹´èŠ±ä¸è€ï¼Œä»Šå¹´æœˆåˆåœ†ã€‚莫教偏,和月和花,天教长少年。”

见那人顺着玉阶缓缓而至,微微挑眉,温润眉眼笑落三月春花。

“师尊“

李白觉得自己果然是醉了,要不怎么会见到看见韩信覆身过来堵住唇间,银色长发擦得耳畔微痒,呼吸都被掠去,也望不清楚其他,手臂被他压得有些难受,又挣脱不得,醉意从眼底漫上来,李白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池春水,只得动起来就欲起身,胆大妄为得逆徒更是整个人压了上来,他手探入白衣之下,循着那领口入内,便是夜色下冰凉凉的体肤。

韩信反复地用那掌间蹭那苍白如玉的腰侧,李白立时便是一颤探手推他,“你!……,别………!”韩信低笑,师尊果然是敏感得很。

“师尊明日……与我结亲好吗……”他低低地念在他耳畔,手下得动作不停覆在他身下,李白立时便是动也不敢动轻呼出声,等听清了韩信口中言语,更是整个人僵硬似冰。    

韩信的眼神依旧是不容置疑。

上方的温暖过甚他太过于留恋,李白感觉自己醉意氤氲间,只听韩信不断不断地问着一句话,好吗……

逆徒……

那双眼如魅蛊惑人心,却终于是颔首无声应下。

韩信终于摆脱了结亲前一天还未曾求婚的窘境。

趁人之危,真真如兵法所言。

不过,醉酒的师尊真是太美味了。吹落李白银发上的落花,韩信的双眼足以溺毙漫天星辰。

“不过,师尊,明日可不能如此早早就寝了。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【龙信凤白】龙栖凤

打赌输给了闺蜜,答应帮她写出来脑洞,没玩过王者荣耀……尽力而为,OOC到天边外请打我闺蜜别打我【歪????】

 

     å¤©åœ°åˆå¼€ï¼Œåæ–¹æ··æ²Œæ•°ä¸‡å¹´ï¼Œå¤©é“初生,凤生为主,万物再生。

     ä¸–间行迹皆有天道所依,无法超脱其外。


      é­”界,血月中天。

   æ®¿å†…魔气氤氲,露水湿衣。

     ä»Šæ—¥æ˜¯é­”界龙君韩重言三万岁生辰,难得默许了魔界上下吵闹欢腾,顶头上司不管,魔界的大小妖王魔君本就憋了许久,金酒银樽葡萄红,醉眼看春光,再绮糜冶艳的行为,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è£è€€å˜²è®½åèŠ‚,荒淫歌颂纯真,贪婪吹捧永恒。

    é­”界,本就是堕落之地。

 

 â€œä½ è¯´å¥‡ä¸å¥‡æ€ªï¼Œè¿™é¾™å›æ®¿ä¸‹å›å‡ºä»™ç•Œä¹Ÿæœ‰ä¸‡ä½™å¹´äº†ï¼Œä»Žæœªè§è¿‡èº«è¾¹æœ‰äººï¼Œæ€•ä¸æ˜¯æœ‰éšç–¾åœ¨èº«ï¼Œè¿˜æ˜¯é¾™å›ä¸€ç›´å¯¹å“ªä½ä»™å­å¿µå¿µä¸å¿˜å‘€â€çº¢å‘的魅魔挺了挺胸,一双妖艳的紫眸瞥向身上急色的恶魔,说罢忍不住捂住嘴娇笑起来。

“闭嘴!你活的不耐烦了?!”恶魔像被一盆冰水泼下,从头凉到了脚,连那勃起之处也迅速软了下去,匆匆从魅魔身上起身,颇带几分怜悯地看向有着露水姻缘的女魔。

  é­…魔嗤笑出声,“亏得你还是个高级恶魔。”说完扭着柔若无骨的细腰,又扎入大厅肉欲的盛宴中去了。

  å‡ æ—¥åŽé­”界的无名尸堆又多了具新鲜的女尸,此事自然也在魔界击不起一丝涟漪。


  è¿œè¿œåœ°ï¼Œå®«ç¯è¾‰ç…Œï¼Œæ—–旎乐音响彻九霄却未能触及内院分毫,四下寂静。缓缓有怒放的声音,室内幽幽冷香了若无痕。

  é“¶è‰²çš„长发铺陈在暗红的床单上,韩信斜靠在床上,面色冷冷,入魔后变得更加耀眼的红眸神色暗沉、氤氲不明。素日在仙界时,龙君韩重言素袍玉冠,面色凝然,何等点尘不染的仙风,仙界中人谁人不倾心于那绯色双眸。

  åªæ˜¯ä¸–事易变,可堪风月便笑平生。


  æ›¾ç»ï¼Œä»™ç•Œæ— äººä¸çŸ¥æ— äººä¸æ™“,韩重言由凤君李白教养长大,宠爱非常,地位尊崇,俨然仙界之第二人,女娲、东皇太一见之亦须行礼。

  å‡¤å›æŽç™½å¯¹éŸ©é‡è¨€äºˆå–予求,几乎无所不应。现在回想起来前尘种种,竟像天地间最大的笑话。能有多温情,就能有多残忍。

  è¿˜è®°å¾—当日在那新落成的凤仪亭,白发素衣,凤白独伫于后园湖心,宛若平静水面上凭空一朵盛开的雪莲。

  åªè¿™ä¸€äººï¼Œä¾¿å¯å…¥ç”»ã€‚

  ä»™ç•Œçš„工匠们原本构想出了很多种巧夺天工的想法,韩信皆不满意,自己送给凤白的亭子,怎能不尽善尽美,斟酌多日未能落笔,直到韩信收到的一卷画轴轻飘飘铺开,淡淡烟波,一袭流风临水,不知是何人所绘,龙君一眼倾心。侍女们噤若寒蝉,只因画卷尾处遗落的细软凤羽。

  ä¸ä¹…,凤仪亭落成。

  ä»™ç•Œæ¸…亮莲华之气,遥遥地天堑铺陈,很多年间,凤白都伫立在殿前空地,静静看着少年韩信执剑挽花,微笑而起傲然眼色,琼华不殁。多少人嫉妒过,仙界爱慕凤君者十之八九,皆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ç›´åˆ°å‡¤ç™½å‡ºæ‰‹æ–©åŽ»éŸ©ä¿¡æœ¬ä½“一爪,龙君重言就此入魔。

  éŸ©ä¿¡çœ¼ä¸­é—ªè¿‡å†·å˜²ï¼Œä¼¼ç¬‘非笑,宠 çˆ± éž å¸¸ï¼Ÿå‡¤å›ï¼Œå‡¤ç™½ï¼ŒæŽç™½ï¼Œä»™å›å¤ªç™½ï¼Œæˆ‘该怎么称呼您呢?


  éŸ©ä¿¡è‡ªå…¥é­”以来,沿袭了仙界的习惯,禁色修身,长久的禁欲让他薄情淡欲,鲜少有这方面的需求,但是魔界的妖精恶魔们坐不住了。

  ä¿®è¡Œåƒå¹´å¯æ•£å°½ï¼Œä½†æ±‚一睡韩重言啊!!!

  é¾™å›é“¶å‘高束,容色完美,不笑时冷漠如天边银月,一笑便是漫天星辰也黯然失色,魔界性淫,多少人眼巴巴的等着龙君尝尝情爱,便是看上他们一眼也是天大的荣耀。

  åœ¨é­”界众人殷切眼神下,为了弄清血脉随着韩信入魔的凯,仗着自己和韩信的交情,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原则,默默开了口。

“重言,我们都觉得你应该找个情人,再不济也要找个床伴,再这么传下去,你就要被说成……”

  éŸ©ä¿¡æŠ¬çœ¸ï¼Œå‡¯ä¸€çž¬é—´å¯’意入骨,迅速地把下半句话吞了下去,瞥了凯一眼,韩信慵懒无情地说道:“好啊,你在魔界挑选侍寝的妖魔,不要多,先来一千个吧”


  è¿™æ¶ˆæ¯ä¼ åˆ°ä»™ç•Œæ—¶ï¼Œä¸å¤šä¸å°‘,刚刚满一个月,得知韩信要招人侍寝的凤白面色如常,冷彻漠然,眼睛半阖。御座上的凤白没有束冠,流泉般的银发散落,比那仙界的日光还要炫目三分。

  å¸¦æ¥è¿™ä¸ªæ¶ˆæ¯çš„东皇太一习惯性地低头看向大殿光可鉴人的地面,一瞬间在瘢裂的砖面上看到了自己无数的倒影,又看了看凤白右手下御座粉碎的扶手。

  ä»–似乎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äºŽæ˜¯ï¼Œéš”了一天凤君便看到了一千个人的侍寝名单,附送东皇太一版贴心小笔记,抿紧了唇线,凤君眉眼间依旧清冷似寒月高升,只是让整个仙界感受了何为电闪雷鸣,风雪交加。

  å±±é›¨æ¬²æ¥é£Žæ»¡æ¥¼

  


【虫绿】I hate U I love U (1)

最近加班,10点多才能到家,只能慢慢来,估计是个pwp,顺便走个心,如果有bug多多包涵。
链接看评论

求虫绿本

占tag求虫绿本,抱歉。如果换的话,我只有一些剑三的老年本可以换比如心战,策藏的日久生情这类的……qvq求

【茨狗】青玉案(2-完)

今天情人节也忍不住腻味了一下虽然我是只单身狗。

=v=祝大家早日找到心上人,他也恰巧爱着你。


爱宕山最近传出了一个大八卦,出自大天狗座下小弟鸦天狗之口,可信度颇高。

  â€œå¤§å¤©ç‹—这是怎么了?”阎魔惬意的高翘着雪白修长的粉腿,打量着十指上的鸦青色的蔻丹,“居然这么决绝的开罪大江山,都传到我这儿了。”

判官神色恭谨,低头回道“许是茨木又怎么惹了他,据说前些日子大天狗发了元宵的请柬给茨木,鸦天狗不小心窥到信件内容,茨木回信给拒了,说元宵那天已约了酒吞喝酒。”

坐于地府王座之上的女子嗤笑出声“大天狗会主动约他?不过若是真的,这样的风月情趣倒是让我颇为羡慕”说完又漫不经心半掀长睫瞥了判官公事公办的严肃侧脸,顿时一阵气闷,敛衣起身“我们也去赶赶灯会吧”

 

檐上龙嘴微张,吐出一点白雪。

没了爱热闹的茨木,爱宕山回到了若干年前过年的氛围,连声鞭炮响都未曾听见。元宵节那天晚上,鸦天狗例行值班巡视,看着山下亮起的点点灯火,唉声叹气。

走着走着,却听到不远处似是有响动,鸦天狗刷的抽出刀来,却听见叮当一声,刀受到大力,脱了手。

隐约间见到一团紫黑雾气。

——地狱鬼气

鸦天狗瞬间收起刀,转身向后走去,口里还说着“月色真好。”

月色是很好。正月十五的月亮肥白银亮,洒了满地的月华,惹人绮思。

大天狗一个人在院中赏月,神色间波澜不惊,恍若一潭死水,眉间却仍如竹中疏影,水月花月,风采卓然。

景色无常,然而不管什么景色,伤情之人看了必然更茫然,快乐之时看了想必更惬意。所以说是赏景,实则是怀情谴意,景中寻情。

他有些想念茨木了。

 

远远的有声音传来,竟然是笛曲,吹的是《灯月圆》,冷月雪前听起来呜呜咽咽,竟然有悲凉之感,这是他教于茨木的第一首笛曲。大天狗听得心烦,却发现笛声越靠越近。

笛声骤然停止,快到几乎看不见的出手,一道风袭斜向门口飞去,只听叮当一声,阴影里的人转出脸来。

白发在月光下莹然闪光,眼角上扬,笑得张扬,身上竟是件红色新衣。地上两截断笛。

  

 â€œé¬¼å°†é˜ä¸‹ä»Šå¤©å¯æ˜¯è¦æˆäº²ï¼Ÿâ€

 èŒ¨æœ¨æŠŠé‚£åŠæˆªæ–­ç¬›æ¡èµ·ï¼Œæ”¾åœ¨æ‰‹é‡Œæ‘©æŒ²äº†ä¸¤ä¸‹ï¼Œâ€œå…ƒå®µæ˜¯å¥½æ—¥å­ï¼Œå®œå«å¨¶ã€‚”

院内的身影一晃,瞬间已到了大天狗眼前,大红的衣摆飞扬。

 èŒ¨æœ¨å¾®ç¬‘着摸了摸他的金发,鸦翅一样,触感冰凉。

怀里的身体却是温热的。

雪月无边,华采万丈,寂静里只有檐顶积雪飘落的簌簌声。

 

 èŒ¨æœ¨ç¬‘着说,“走吧。”

 â€œåŽ»å“ªï¼Ÿâ€

 â€œçœ‹èŠ±ç¯ã€‚”

 

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整条街边都是悬挂的各式花灯,人潮如海,欢笑满的心里盛不下,人人都挂在脸上。

 â€œè¿™ä¸ªæ˜¯èµ°é©¬ç¯ï¼Œè½®å­ä¸‹é¢ç‚¹äº†èœ¡ï¼Œå—热气的推动才会转得起来。”

 â€œè¿™ä¸ªæ˜¯å®«ç¯ï¼Œæ‰€ä»¥æ ·å­æœ€ç²¾å·§ï¼Œåšèµ·æ¥ä¹Ÿæœ€ç¹å¤ã€‚都是雕木作架的,这个不怎么好,上品的宫灯都是要镶嵌玉石的。”

 â€œè¿™ä¸ªçº±ç¯ï¼Œå› ä¸ºæ˜¯çº¢çº±ï¼Œæ‰€ä»¥åˆå«çº¢åº†ç¯ã€‚”

 ä¸€è·¯èµ°ï¼ŒèŒ¨æœ¨ä¸€è·¯ç»†ç»†è®²è§£ï¼Œå¤§å¤©ç‹—听得有趣,一盏盏灯都做的精致不凡,煞是漂亮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元宵之事的?”大天狗突然升了疑丝。

 â€œå—¯â€¦â€¦ä½ çœ‹ï¼çƒŸèŠ±ï¼â€èŒ¨æœ¨æ‰ä¸æ•¢è¯´æ˜¯å¥³è£…时和那些武士逛过几次元宵灯会。

灯市里极为嘈杂,有换灯的,换花的来回穿梭,更有无数的小孩喧闹,所以人虽多,却没有人特别注意他们两个。

  

过了龙灯的旁边,茨木陪大天狗看了一会,人潮一涌,他不便使出妖力,被带得向后走了几步,险些跌倒。突然手上一紧,是大天狗抓了他的手。

 â€œæ²¡æƒ³åˆ°å ‚堂大妖也有被人流挤倒的一天”大天狗尽量平缓自己的语气,忍住笑意。看到茨木脸上已经红成一片,到底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茨木只觉得四处灯火都疏忽黯淡,大天狗眼角一扬,便是星河灿烂。

迎面却是一个姑娘走过来,手里提着一盏花篮灯,看着二人,还没开口就红了脸。

 å¤§å¤©ç‹—面上不虞,正想绕开她,她却突然把灯塞到自己手里,转身就跑。还未曾明白身旁的茨木就大笑起来,他更是一头雾水。

 â€œè¿™æ˜¯æ¢ç¯ã€‚”茨木看到大天狗愕然的摸样便解释,“灯市上无论男女有了可心的对象就把手里的灯递给他,若是对方也中意,就交换花灯

 

“。。。。”说完了,声音突然低下去,“我忘了,你以前从没来过。”

握住对方的手微微攥紧了一点。

大天狗打量着手里的灯,做工很是精美,花篮形状的绉纱里座着根小蜡烛,烛火跳动。

 â€œè¿™ç¯ä¸”提着吧,很好看。”茨木满眼笑意,一双金眸里波光荧然。

  

再走几步突然现出个卖灯的小贩,推着堆满花灯的小车极吃力的在人海里穿梭,老远看见两个锦衣华服的连忙挤过来,满脸堆笑的说,“二位公子,买盏灯吧?花灯,河灯都有。。。。”一抬眼看见大天狗的脸,话梗在口里再说不出来,直塄塄的倒吸了口气,转头又见了茨木正脸,却是彻底再无声息。

茨木径自从他车上挑了盏莲花白绢宫灯,随手抓了些银子塞给他,他却是连钱的不知道接了。

大天狗把灯凑过来,映燃了莲花灯,烛火一跃,那灯立刻如同有了生命一样,安然绽开在夜色里。

烛火映照下,彼此眼中只有对方,立刻百枝火树,万丈烧银都失了颜色.

“大天狗大人,可要换灯吗?”

茨木把手里的莲花灯递过来,大天狗笑着接过来,把花篮灯放到他手中。

手指相碰的瞬间,周围的繁华喧嚣都远去了,整个世界好象只剩下面前微笑着的容颜,还有手上细微的感触。

  

再走一段就是护城河,河宽几丈,奔流日夜不息。

月华映在水面上,晃若含烟笼纱,迷朦如同烟雾里的梦。河面上间或能看见点点的火光,仿佛是坠落在水面还未熄灭的星火。

 â€œé‚£æ˜¯æ²³ç¯ã€‚”一盏正飘过他们面前,烛光颤颤悠悠的在河心摇晃,脆弱的仿佛一触既灭。“据说,如果烛火在飘出城门后还没有熄灭,那许下的愿望就会实现。”

河水慢慢侵上那盏灯的薄纱,烛火最后挣扎着跳了一下,一切归于寂静。

失去了光彩的灯在闪着破碎月光的河面上飘远,也不知载着谁的梦。

  

 â€œå¯æƒœæˆ‘们没有河灯。”大天狗逛了一圈,倒是对尘世繁华多了几分眷恋,对河灯许愿起了兴趣。

看着远处城门隐约的黛色影子,因为离得太远,月色朦胧里那片阴影竟有种温馨的意味。

点点烛火从远处蔓延到两人脚下,像是一路盛开的花朵。

“其实这两盏灯,都可以做河灯。”茨木拆了花篮灯的长杆,又解开莲花灯的绸带,重新放回大天狗手中。

“放灯吧。”大江山的鬼将平日间的杀气都化作了满目柔情,连锐利的金色双瞳都溢满了缱绻缠绵。

 

莲花灯稳稳的放在水面,带了妖力的掌风一推,就避开了数只花灯拥挤的岸边,在河心停顿了一刻,开始随着河流缓缓飘动。

烛火稳稳的放着光,倒影在水面上,朦胧着映出光晕。橙色火焰温暖而昏暗。

大天狗看了一会,突然张开翅膀跃起,白衣猎猎飘扬在夜风里,身影轻盈的仿佛一片羽毛。

河水潺潺做响。

落到河心时,手里的花篮灯稳稳的和茨木的莲花灯并排摆好,轻轻一点水面,人就惊鸿一样回转,翩翩然回落到岸上。

正立在微笑看他的人面前。

“你许了什么愿?”

夜色妖娆。

“明年的元宵,还能和你一起来放灯。”

蓦然一笑,恍惚间可窥秋华春夜,春露白霜之景。

从第一次相识,光阴荏苒,妖生漫长,大天狗的脸上不知曾经出现过多少表情。

嘲弄的,高傲的,决绝的。。。。。。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看着自己的时候,就永远只剩一种神色,温柔而专著。

茨木轻轻捧住他的脸,嘴唇印在他嘴角上,然后描摹着熟悉的曲线,慢慢一寸寸的吻过去。

唇齿交缠,拥抱轻柔却有力,不激烈,不痴迷,梦一样轻柔的吻。

河水拍击着河岸,多少岁月川流而过,无数生命绽放又消逝,惟有那个人永久的烙印在回忆里。

月光温柔到让人害怕,角落里,梅枝悄然结出第一个花苞。

  

两个人都不再去看河灯,拥抱的动作格外小心翼翼。

都是骄傲到意气风发不可一世无坚不摧笑傲天下的大妖,无数的浮光略影都远去,不是没有遇到过挫折,只有凭借着彼此的感情才能支撑着相依相守。

 â€œä½ è®¸çš„愿望会实现。”在接吻的间隙里茨木模糊的说,“只要你想,每年我都会陪你来。我们还有几百年,几千年,只要你不厌倦”

“你又许了什么愿?”

元宵的烟火恰好在这一刻绽放,漫天立刻都是彩链银光,五色斑斓。

坠落的华彩里,茨木笑得有些落寞。

“我愿今生岁岁天天时时刻刻,都是元宵。

愿你能与我同穿这身红衣,祭拜天地,上告妖灵”

 

"会实现的"风中隐约传来轻声承诺


月影如流水,春风含夜梅,火树银光里,繁光远缀九天。

那两朵花灯相互依偎着,摇摇晃晃的飘远,直飘到大江山的那一端去了.